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專欄 - 近觀歐洲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给我: “黃馬甲”這么亂,法國緣何依舊富足?

天津快乐10分预测 www.mkjab.com 趙永升 2019年06月04日

趙永升,財富中文網專欄作者,全法中國法律與經濟協會副會長。本專欄聚焦歐洲經濟、文化及中國公司在歐洲的發展。
通過這場持續如此之久的社會運動,其他國家的人可以了解到法國這個在外人看來如此之“亂”的國家,其經濟卻能依舊不倒、國民依舊富足的原由。

先是“黃馬甲”的每周一“鬧”,后是巴黎圣母院的一把大“火”;無論是前者的“人禍”,還是后者的“天災”,都愈發給人加深了法國“亂”的印象。

誠然,法國的“黃馬甲運動”之亂毋庸置疑,滿屏幾乎盡是“打、砸、搶”的鏡頭,盡管只有幾次如此,但絕大部分時間示威者還是遵紀守法;“黃馬甲運動”之久也是明擺著的——“黃馬甲”從去年開始至今年5月25日已達28周之久,在各類法國的“社會運動”中已屬持續時間較長之列。難怪不少媒體將其稱之為“五十年不遇”的事件。

有友人曾問,這究竟是否真是“五十年不遇”。我在巴黎旅居十余年,期間也經歷過歐洲多國尤其是法國的各類“社會運動”;坦誠地講,這場運動倘若從規模上來說,真算不上“大”;而要從運動的“破壞度”來看,也只能算“中偏上”而已。

至于究竟是如有些媒體稱之為的“五十年不遇”,還是如另一些媒體稱之為的“十年一遇”,對作為“局外人”的其他國家人而言,其實都不甚重要。實際上,我們不應該一味地借這場“黃馬甲運動”來嘲諷法國人,盡管法國人著實是有不少該被嘲諷之處。對其他國家人來說更為重要的,應該是可以通過法國的這場持續如此之久的社會運動,認識法國社會構架的特點,尤其是了解到法國這個在外人看來如此之“亂”、動輒“打砸搶”的國家,其經濟卻能依舊不倒、國民依舊富足的原由。

其實,法國是個富足之國

看到本文的這個題目,估計十有八九的人心里會問:“就法國?還富足?!”興許是中國這些年財富快速增長的緣故,興許是部分媒體尤其是英美文化國家的媒體有意為之對法國貶低的緣故,但我認為法國的實力,其實是被低估了。

盡管法國不是一個大規模的國家,但照樣可以先看其GDP的總量——法國排在美國、中國、日本、德國和英國之后,位居第六。

當然,面對構成當今世界最強“G2組合”的中、美兩國,法國現在確實只能在經濟總量(按照2018年IMF名義數據)上望洋興嘆,盡管中國在GDP總量上超過法國也只有14年的時間。而在世界GDP第二梯隊的“德、日組合”中,無論是歐洲的德國人還是亞洲的日本人,都是以“勤勞”出名,日本人更是以“拼命三郎”著稱,法國人自然也得拱手相讓。

至于英國,最近幾年之所以在經濟總量上超過法國,靠的主要還是修改GDP的計算標準——將販毒和嫖娼的收入也都計算在內;不然,英國依然屈居法國之下,因為法國在販毒和嫖娼上的收入,無論如何也遠不止14.2億美元(2018年英、法兩國GDP總量之差)。

而若要論人均GDP,法國的世界排名是第十九(按照2018年IMF名義數據)。排在前面七位的小經濟體(國家和地區)姑且不論,美國人均GDP排世界第八、中國大陸第六十八、日本第二十四、德國第十六、英國第二十。若按人均GDP計,在GDP總量世界前六的國家中法國排名第三,僅在美國、德國之后,在日本、英國和中國之前。

所以,若要簡單地從GDP的總量,尤其是人均GDP值來看,法國無疑仍舊是一個富國。我們通常不加思索就會認為日本是一個富國,殊不知法國的人均GDP比日本還高出3,572美元(也依據2018年IMF數據)。那既然日本都已經是一個富國,比日本還富的法國何嘗不是一個富國呢?

更何況實際上要說哪個國家是否富裕?上述以GDP總量或人均量計的方法固然簡便、快捷,但其簡單化的弊端也是不小。不過,我認為這些比較方法都將一個至關重要的變量,即“社會福利”忽略了。例如在一個社會福利不甚好的國家,居民獲取的收入乃至持有的財富的一部分,其實是要被用來支付或準備支付這個國家與另一個社會福利好的國家之間(若對這兩個國家進行比較研究的話)的“福利差”。

倘若將“社會福利”變量也計算在內,那么無疑法國人的收入及財富還要增加不少,因為世界上社會福利最好的是北歐國家,接著就是西歐國家,而法國是西歐福利社會中的一個典范。至于英美文化國家,其社會福利在西方社會中屬于中等乃至中偏下等。因此,與不少人的直覺不同的是,其實法國依舊是一個富國,而法國人也依舊還是世界上的富人。

其實,法國是個勤勞之國

由于歷史上法國文學作品的誤導效應,國人似乎一提到法國和法國人,便理所當然地認為是“浪漫”和“浪漫者”的代名詞。其實,那是小說等文學作品所描寫的東西,并非是法國的現實世界和真實生活。這里也與國內媒體和部分不學無術的文人的推波助瀾有關。

我在法國生活了近十五年,每天早上見到的都是行色匆匆、趕去上班的路人,而在晚上的地鐵上甚至到了十點、十一點,見到的也是忙碌了一整天、一坐上地鐵就恨不得沉沉睡去者。有多少法國女性,不曾在早晨的地鐵上對著車窗的玻璃倉促地化個妝?又有多少身為企業“干部”的法國人,不曾多少年都是“9106”?要能達到“996”,估計他們必定對這“福報”感激涕零了。

國內介紹不多的還有一點,是法國的勞動法,例如每周工作35個小時等條款,其實只是針對企業的“雇員”,比如工人、文秘和非管理層的崗位,而非“干部”即企業的管理層?;謊災?,例如在一家會計師事務所工作,假如你拿的薪水頗高、已經進入“干部”系列,那么其實你同時也就失去了勞動法對你35小時工時限制的?;?。

另外,若按照聯合國經合組織(OECD)的計算方式,法國人2017年的平均工作時間為1,526小時,超過了丹麥人的1,408小時和荷蘭人的1,433小時;更讓人難以想象的是,法國人更是超過德國人的1,356小時?;謊災?,與德國人相比,法國人的工作時間整整多了12%。

更不用說法國人的每周平均工作時間,也超過歐盟的平均數。在對150萬名歐洲各國領薪職工的調查后,歐盟統計局(按照領薪職工的工作時間,不論全工或半工)得出的數據是:2018年法國人每周平均工作時間為37.3小時,超過歐盟平均數的37.1小時,也超過荷蘭人的30.4小時、英國人的36.5小時、瑞士人的34.7小時,以及德國人的34.9小時。

所以,我們可以毋庸置疑地認為:法國人是勤勞的。其實法國人也是高效的,這一點在國內更是少有介紹。之前有歐盟專門的研究機構發表過此類研究數據,在此不再贅述。

至于每周六一鬧的“黃馬甲運動”,實際上遠沒有外人認為的那么可怕。這只是一個法國社會的“日?!?,法國人其實對此類所謂的“社會運動”早就習以為常。在我看來,此類社會運動對法國社會的“活血化瘀”,并非毫無益處。就如同一個內疾不少的患者,采用排遣積郁之法是必須的。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尤其是“黃馬甲運動”未能將諸多零散的訴求加以聚焦,導致其在民眾中的支持率驟減,有報道甚至認為已不足二成。這也是為何在5月25日的那個周六示威活動中,全法參與者人數已經降到1.25萬人,巴黎僅有2,000人參加,為去年11月示威爆發“黃馬甲運動”以來參與者人數最少的一次。(財富中文網)

注: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財富中文網立場。

本文作者趙永升為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經濟學(金融學)教授,法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法國全法中國法律與經濟協會副會長,財富中文網的專欄作家。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中國煤業大遷徙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